首页 >金融

从中澳货币直兑看人民币国际化

2019-06-07 23:42:35 | 来源: 金融

一岁宝宝便秘
宝宝便秘拉不出怎么办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4月8日表示,中国将于4月10日启动人民币与澳元的直接兑换交易。这令澳元成为继美元和日元之后,第三个与人民币直接兑换的货币,也是澳元国际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又一个进展。 C FP供图

一国货币国际化是指该国货币能够跨越国界,在境外流通,成为国际上普遍认可的计价、结算及储备货币的过程。目前,人民币境外的流通并不等于人民币已经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还有一段路要走,但人民币境外流通的扩大必然会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进展顺利

4月10日起,中国人民币与澳大利亚元可以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开始直接兑换交易,无需再通过美元这一中介实现兑换。至此,澳大利亚元成为继美元、日元之后,第三个与人民币直接交易兑换的西方国家主权货币。

去年6月1日,日元刚刚成为除美元外与人民币开展直接交易的西方国家货币,距此次澳元直接兑换人民币不到一年时间。

在日元之前,人民币已经与俄罗斯、马来西亚、老挝等国的货币实现了直接兑换。但由于日元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货币,同时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之一,而且是国际储备货币,其意义自然并不一般。

作为全球第七大交易货币,澳元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近年,发展中国家对于澳元作为储备货币也更为青睐。由于财政体系相对稳健,经济表现较好,债务水平处于良好状态,澳大利亚是目前少数几个拥有A A A主权评级的国家。与澳元直兑,对人民币和澳元都具有重大意义。

经贸合作推动货币直兑

在人民币与其它货币直接兑换交易开启之前,人民币和这些货币之间的汇率定价都是以美元作为中介的折算汇率。

日本和澳大利亚与中国同为亚太邻国,与中国经贸关系源远流长。两国合作的深化是实现货币直接兑换的基础。2012年,虽然受到日本经济不振和“购岛闹剧”的影响,中日贸易额仍达到了3294亿美元,当年中国对日本的出口增长了2.3%。日本目前是中国的第五大贸易伙伴。而中日两国建交之初,双边贸易额只有10 .4亿美元。1993年,日本首次成为中国贸易伙伴时,中日贸易额也只有390 .3亿美元。近年,中国在日本对外贸易中所占地位十分重要。

中国已连续多年是澳大利亚的大贸易伙伴、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国,目前澳大利亚是中国的第八大贸易伙伴,澳大利亚总出口的20%销往中国市场。中澳双边货物贸易额从两国建交早期的一亿美元飙升至目前的逾千亿美元,40年间增长了1000倍。2011至2012财年,中澳之间货物、服务贸易额为1330亿美元。2 0 1 2年 , 澳 中 双 边 货 物 贸 易 总 额 达1221.85亿美元,增长3.66%,澳方实现顺差298.44亿美元。

此外,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中国主要的海外投资目的地之一,2009年以来,中国连续四年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投资来源国,近五年来约600亿澳元(约合630亿美元)中国投资获得批准。

2002年3月,在《清迈倡议》下,中日两国中央银行签署了中日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根据协议,如果中国的国际收支差额急剧恶化,日本会向中国供应日元换取人民币,如果日本面对类似问题,日本会向中国提供日元换取人民币。另外,当人民币受投机者狙击时,日本会以日元兑换人民币,支持中国人民银行稳定人民币汇价。上限额度为30亿美元,该协议将于2013年到期。日本方面曾表示,要研究调整中日两国央行间的货币互换协定,拟提高货币互换额度。

同样,去年初,中国人民银行与澳大利亚央行签署本币互换协议,规模为2000亿人民币/300亿澳元。分析人士指出,货币互换为此次货币直兑提供了流动性基础。

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中日和中澳的货币直接兑换才得以重视和推进、落实。

中国澳大利亚商会会长戴维·奥尔森告诉《经济参考报》,人民币和澳元进行直接兑换交易,体现了中澳两国密切的贸易和关系和彼此信任,澳大利亚商界珍视两国货币直换带来的机遇,愿意协助人民币加速国际化进程。

货币直兑互利双方

中澳围绕货币互换谈判持续时间不长就果断落实,从中澳货币互换到实现此次货币直兑仅用了一年时间,这说明双方均渴望借此进一步深化双边经贸关系,而货币直接兑换确实也增加了贸易便利性,有助于节约成本。

据《日本新华侨报》2012年6月26道,人民币和日元6月1日开始直接兑换交易,意味着人民币对日元汇率的中间价将不需通过美元,可为中日两国每年节省近30亿美元的手续费,还将避免兑换过程中因美元的剧烈波动给双方造成的损失。拆除了美元这个兑换“桥梁”,中日货币直接交易将为日本旅游业带来一次新的腾飞。

中国澳大利亚商会会长戴维·奥尔森表示,两国货币直兑预计将有助于降低贸易金融交易成本,有助于中国与国际贸易和投资准则进一步接轨。对于在华经营的澳大利亚商家而言,两国货币直换带来的初步好处在于,它增加了定价的确定性,减少了汇兑风险和成本。

据汇丰银行估算,在对华有业务往来的澳大利亚中小企业中,超过40%的企业打算使用人民币结算相关业务。汇丰银行澳大利亚分行公司业务部主管保罗·埃德加表示,不少澳大利亚中小企业目前以人民币报价,以便为中国客户提供更大的支付灵活度。

据一些行业人士估算,绕过美元,人民币与澳元的兑换成本有望降低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五。

矛盾与期待共存

国际上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显然是矛盾和期待共存的,人民币国际化需要长期的认可过程。

一方面,很多国家在积极推动本国货币和人民币的直兑,有的国家在探讨推进人民币债券市场,还有一些国家在争相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另一方面,人民币在国际的推广也遇到一定的阻力和难题。

在欧洲,英格兰银行发表声明称,将与中国人民银行尽快签署三年期人民币-英镑互换协议,目前双方正在积极就此进行谈判。这反映出英国决策者将伦敦发展成为主要人民币离岸中心的愿望。去年4月18日,伦敦金融城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计划正式启动,其目标是把伦敦打造成为人民币业务的“西方中心”,从而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法国央行行长诺亚表示,法国央行一直在探寻于欧元区设立人民币流动性安全的途径,考虑与中国央行就货币互换达成协议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目前巴黎的人民币存款总计100亿元(合16.1亿美元),使巴黎成为继伦敦之后欧洲第二大人民币储蓄地。目前,近10%的中法贸易以人民币结算。

法国金融业协会P arisE uroplace称,2011与2012年,法国企业发行的离岸人民币债券接近70亿元,是英国企业的两倍。而《中国》还报道,该协会调查显示,50%的法国企业使用人民币计价产品及服务。

在日本,越来越多的日本地方银行开始开展以人民币计价的个人存款业务。近,由于日元近期贬值,外币存款越来越受关注,在美元和欧元的基础上增加人民币存款服务,将有助于获得更多存款客户。足利银行和横滨银行也开始提供面向个人的人民币存款服务。另外,足利银行还提高了法人的人民币汇款交易的便利性,将之前从受理汇款到汇款到账需要四个工作日缩短为现在当日就能到账。横滨银行也推出了活期和定期两种存款服务。之前的外币定期存款主要面向美元和欧元等。去年,日本地方银行中率先开展个人人民币存款服务的八十二银行截至2月底,共办理了约140个账户。除了经常到中国出差和旅游的人外,还吸引了许多用来做长期投资的客户。这些地方银行扩大人民币存款服务的举动很可能促使人民币与日元的交易变得活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单靠兑换成本的优势以及兑换的便利,显然还不足以调动市场交易热情,况且,实际交易中美元这样广为接受的货币外汇买卖点差会小,而交易量小的币种,外汇买卖点差会更大。要促使市场认可并成规模运用人民币和日元、澳元等直兑,还受诸多因素的影响。英国路透社近报道称,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在一些企业高层遭遇阻力,跨国企业对人民币的态度仍然偏向保守。据报道,有企业高层称,他们并不是非常相信使用人民币将降低与中国供应商及客户做生意的成本。

“在某些领域我们采取观望等待的策略,”德意志银行的远期外汇部全球主管A dam V os说道,“客户希望参与更多,但只有当市场深度和流动性有进一步改善时,他们才会有更多行动。”

根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 )数据,人民币在1月已超过卢布成为国际收支体系中第13大币种。该机构称,2012年1月至2013年1月间,以人民币进行的全球交易跳增近三倍。但人民币在整体国际收付中的占比仍仅为区区0.63%。

据报道,去年,人民币和日元之间已经开启了直接兑换,但中日之间的贸易还是以美元结算为主。

一家国内银行日本分行的老总对《经济参考报》透露说,直兑后,人民币业务发展得并不很快,当然这与去年下半年以来中日间政治关系的变幻莫测有关系。去年的钓鱼岛纷争使中日经贸受到不利影响,使预定的中日韩三国金融合作会谈中断,使跃跃欲试的人民币推广计划黯然退场。

他表示,目前日本的人民币业务量主要是银行间市场形成的,即外汇买卖,客户主要来自中国国内。目前,在日本希望持有人民币的人群主要还是华人华侨及其企业。而日本民间对人民币的接受度比较低,日本人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也比较低,但关注度有所增加。制约人民币在当地扩大影响的主要因素是回流渠道受限制。华人地区对人民币的认可度比较高,伦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一直争取成为人民币的另外一个海外离岸市场,所以也采取了很多扶持措施。但日本并非华人聚居国家,相对于香港、台北等华人地区以及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伦敦而言,人民币市场在日本可能显得相对冷清。

但他同时表示,人民币业务很受日本金融界关注,日本金融界也很想抓住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市场机会。人民币存款业务在很多日本当地银行早已开展,近一段时期地方银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这些地方银行在境内银行的海外分行开立的人民币清算账户,业务仍属稀少。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中国大型国有钢企在澳铁矿项目副总经理告诉《经济参考报》,目前公司铁矿贸易收入为美元,项目贷款也是美元,公司在当地开支则用澳元。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企业短期内没有改变结算货币的打算,不过某些澳大利亚中小矿商会更愿意接受买方以人民币结算,因为它们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且缺乏流动性。他指出,澳元与人民币实现直接交易,肯定是一件好事,至少为企业提供了更多选项。期待相关金融机构提供更优惠、更便利的人民币金融产品。

创业10年有感

网络便捷购书渠道助力阅读用户增长

high翻一夏金杯全系惠战到底

创业10年有感
网络便捷购书渠道助力阅读用户增长
high翻一夏金杯全系惠战到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