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书商大玩善意提醒游戏少儿不宜起反作用

2019-06-09 08:13:41 | 来源: 科技

小儿干咳怎么办
小儿干咳怎么办
小儿干咳怎么办

上海一家书店的收银员小李近很为难,因为总有十几岁的孩子拿着《中国情人》来付账。出自作家韩东之手的这部《中国情人》,在封面右上角醒目位置赫然印着“18岁以下读者谨慎阅读!”的字样,而那些孩子显然未成年。有几次小李忍不住提醒孩子:“你还不到18岁吧?这书可是说18岁以下读者谨慎阅读。”没想到竟遭了孩子的白眼:“我会谨慎的。”

按照中国书市的运作惯例,一本书只要上级没通知撤架,无论是谁都可以买,不管有多么“少儿不宜”。小李还是把书都卖给了孩子们,不过看着封面上那对赤裸着身体的男女,小李还是心有余悸。

据本报观察,书业中正流行一种“善意提醒”风潮。《中国情人》把“18岁以下读者谨慎阅读”印在封面上,乍一看是对未成年读者的善意提醒。《狠狠爱自己》一书腰封上“本书男人不宜,谢绝男人购买”的警语,也是对男读者的规劝。至于《密室之无可逃脱》所宣扬的“密室有风险,阅读需谨慎”,则俨然是为胆小者着想。

但耐人寻味的是,这些“善意提醒”似乎并没有起效,倒是“反作用”频发。小李曾问过一些孩子为何要买《中国情人》。有孩子坦言,本不想买,看到“少儿不宜”就很想看看了。而提示“男士慎读”的《迎男而上》出版方也直言,买这书的有相当一部分是男士。还有一项调查显示,看恐怖小说的有70%以上是胆小者。

只提醒而不禁止就是引诱

本报在调查中发现,书市中一些标榜“少儿不宜”、“成人内容”的图书,确有不适合孩子阅读的成分。比如《中国情人》,确有一些情欲描写是需要“谨慎阅读”的。有家长一针见血地指出,出版商用“少儿不宜”诱使孩子来读,又以“少儿不宜”的内容来影响孩子,他们很怀疑出版商“善意提醒”的真实目的。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出版人章秦川认为问题的关键之处就在于书商的这些“谨慎阅读”的提示,是在中国内地尚无图书分级制度的情况下提出的。“在西方实行图书分级的国家,图书被分成很多级别,卖给不同年龄的读者。在英国,甚至还对童书进行分级,第四级童书只有14岁以上的孩子才能看。但中国不实行图书分级制度,一部作品只要拿到书号,公开出版,那就是‘老少皆宜’,读者无所不包。”

在章秦川看来,不管如何辩解,书商在没有图书分级制,没有任何约束力的情况下进行“善意提醒”,那对读者就是一种诱导,因为人们往往对被禁止的事物怀着好奇之心。”

不过本报注意到,目前尚无法规对图书的宣传文字进行具体规范,也就是说,各色“提醒”还处于无人监管状态。

鞋服制造投資新轉向 涉足地產續發展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家長給孩子買鞋千萬別貪大

中國鞋網_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鞋服制造投資新轉向 涉足地產續發展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家長給孩子買鞋千萬別貪大
中國鞋網cnxz.cn_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猜你喜欢